点信群:站长推荐微信【接待77728849】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廖吉荣:执着驻守千年盐井

时间:2019-04-08 09:54 点击:
廖吉荣:执着驻守千年盐井 ◎本报记者 税金龙 在大英县卓筒井镇关昌村,一口建于北宋年间的老盐井头顶“窝棚”孤独地耸立地大顺坡上。58岁的廖吉荣是这里的主人,他掌握着传承了千年的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 “有生之年,守护盐井、传承井盐深钻汲制技艺


廖吉荣:执着驻守千年盐井

  廖吉荣:执着驻守千年盐井

  ◎本报记者 税金龙

  在大英县卓筒井镇关昌村,一口建于北宋年间的老盐井头顶“窝棚”孤独地耸立地大顺坡上。58岁的廖吉荣是这里的主人,他掌握着传承了千年的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

  “有生之年,守护盐井、传承井盐深钻汲制技艺比什么都重要!”今年3月,廖吉荣被选定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这让他更坚定了守护千年卓筒井的信心。

  结缘卓筒井

  从抵触到热爱

  廖吉荣出身于大英县金元乡3村6组的一个普通农家,少时家贫,读完初中后便开始外出闯荡,从事过多种手艺活。

  “先是做木匠,后来去修车,再后来还杀过猪。”廖吉荣坦言,那时什么赚钱就去学什么,当上“杀猪匠”后,以前一年也难见几次荤腥的他几乎每个月都能吃上两三顿肉。也正是这个原因,刚开始接触到卓筒井时,廖吉荣是非常抵触学习制盐技术的。

  那是在1984年,婚后不久的廖吉荣被岳父严昌武叫到卓筒井镇,要他跟着学习井盐汲制技艺。“老爷子从14岁开始当学徒,一辈子的时间都花在井盐汲制技艺的传承上,也是遂宁市唯一进入首批名单的非遗传承人。”廖吉荣对岳父的技术毫不怀疑,但相比待遇较高的“杀猪匠”工作,一个月仅五六百元的制盐收入完全不能支撑起一个家庭。尤其是2个儿子的先后出世,这就更让他犯了难。

  廖吉荣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岳父。岳父耐心地告诉他:“这项工作不是谁都能胜任的,我们都是为了将文化延续下去。钱可以慢慢赚,但是精神财富是无穷的。”

  岳父苦口婆心的劝告,让廖吉荣决定静下心来坚持一段时间。

  取卤、晒卤、煎盐、修井……在严昌武的悉心教授下,廖吉荣很快掌握并熟悉了卓筒井井盐深钻汲制的全套技艺。为了弥补家庭经济开销上的不足,他还在制盐的空隙买来盐巴挑到镇上去卖,赚取每斤1分钱的差价。

  从26岁开始,廖吉荣对制盐技术越来越精通,有外地人来参观学习时,他还可以向别人展示一些技术。这时的廖吉荣觉得很开心,很有成就感,学起来也越发带劲,所学的技巧也越来越多。选址、打井、取卤、运卤、晒水、煎盐以及修井,井盐制作的各个环节各项工作他都了然于心。

  凭着热爱和坚持,技艺日渐精湛的廖吉荣在2008年被正式安排到大英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从事卓筒井保护和井盐深钻汲制技艺的传承。

  艰辛摸索

  在孤独中承担责任

  传承千年的井盐制取技艺工序非常繁杂。选址、打井、修井,仅下筒就包括取卤、晒卤、滤卤、煎卤四个环节。“都是深井下面的活儿,看不见也摸不着,只能凭感觉去试探,代代相传地去理解其中的奥秘。”廖吉荣告诉《巴蜀周末》记者。

  虽然在有人参观学习的时候廖吉荣可以风光地介绍盐井制盐的古老智慧,但更多的时候他的工作枯燥而孤独。尤其在传统井盐被现代制盐技术取代之后,愿意学习和传承这一技艺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我岳父曾经有过很多弟子,但现在基本上都改行了,也就只有我还在坚持。”廖吉荣说,2010年岳父去世后他就接过班来,至今一直从事着卓筒井保护和井盐深钻汲制技艺的传承。

  没有了岳父的帮助,也没有同门师兄弟可以商量,每次遇到难题廖吉荣只能自己去摸索。有一次,因为连接用的绳索老旧坏掉,将一把工具掉落到了井中。要在直径仅10厘米的井中把工具夹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不小心就会导致这口井的损坏。

  廖吉荣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成功,反而将夹取的工具也一并落入了井里。“很多人都认为这口井没救了,没有懂的人帮忙支招,我也一时想不到方法。”但廖吉荣并没有灰心,经过大半年的独自摸索,想象工具在井中的掉落状态,最后通过“搭井架、结绳索、绑工具”的办法,他最终将掉落的工具弄了出来。

  甘当“盐懒子”

  誓将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现在,廖吉荣主要从事修井的工作,要确保这些千年盐井能正常运行。而这个工作在他们的行话里有个很有寓意的称呼——“盐懒子”。

  “以前大家都希望做这项工作的工人越懒越好,修井的时间就少就表示井坏的几率越小。”廖吉荣微笑着解释说,但这并不意味着修井工作就真的轻松,因为修一口井耗时短的要几个月,长的三年五年都有可能。

  尤其在传统井盐停止生产后,维护这些盐井就变得难上加难。为了防止盐井因为长期浸泡在盐水里而把井壁涨垮,就需要取出盐井里多余的盐水。

  脚蹬转动羊角车,手握刹车把绳,将吸卤竹筒放至卤水层,吸卤竹筒底部单项皮筏受水压自动打开,吸满卤水后又自动关闭。慢慢提起吸卤竹筒,用铁钩开启牛皮阀门,白白的卤水哗啦啦地流入篾篓……这样的动作,廖吉荣每天都会重复近百次。

  虽然现在“盐懒子”的工作又苦又累,但廖吉荣却并不在乎。他更在意的是,在现代制盐技术的影响下,传统井盐技艺如何传承下去。

  让他高兴的是,如今大英县政府对抢救卓筒井工作十分重视,正致力于卓筒井文物的保护与开发。“将来还可能全面恢复卓筒井采卤制盐生产流程,并且将制盐文化和盐疗保健、休闲观光紧密结合在一起,形成大英旅游又一个新亮点。”

  廖吉荣表示,他非常愿意将平生所学的技艺传授给徒弟,让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永远传承下去,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自己的贡献。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