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信群:站长推荐微信【接待11155715】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经典日志 >

苹果、华为、富士康为什么不推崇996工作制,它们如何激励员工?

时间:2019-04-21 02:44 点击: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996工作制的讨论席卷全国,刘强东、马云、人民日报的观点让讨论进入白热化,这些大佬对立面站着千千万万的职场人,他们各抒己见,愤慨之情犹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996工作制的讨论席卷全国,刘强东、马云、人民日报的观点让讨论进入白热化,这些大佬对立面站着千千万万的职场人,他们各抒己见,愤慨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正如某理性媒体所言:我们讨论996工作制,最大的收获不是一锤定论“996是否合法”,而是在错综复杂的争辩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模式,进而推演出更值得推崇的工作文化,事实上,不同地域间的职场文化大相径庭,也常因国家所处发展阶段的不同,而催生出迥异的工作、生活文化,这些背景又加剧了这个话题的复杂性。好在,笔者认为996工作制讨论应该不会影响到管理者的立法标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不得不在现有的体系中平衡工作和生活,企业自有制度,员工也有离开的自由。

苹果、华为、富士康为什么不推崇996工作制,它们如何激励员工?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中国互联网企业是996工作制的重灾区,这和他们的工作性质有很大关系,比如码农们常常需要争分夺秒地写代码,谁先上线App store,谁就能甩出后来者好几条街,有很多App都是不需要第二名的;此外,互联网大都是服务性企业,他们承诺24小时到家,隔天送货之类的服务,需要员工们常年奔波在路上,快递小哥在最繁忙的时候常常需要早上7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拼一拼月入万元不是梦,难怪马云和刘强东不得不把“我们公司就是要求996工作制”包装成为“这个时代属于奋斗者”之类的鸡汤,真是没辙。相比之下,苹果、华为、富士康这些硬件重资产企业,却未站出来评价996工作制,估计他们也懒得搭理这些舆论,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有着独特的管理之道。

华为狼性,蒂姆-库克在微笑中刺激员工?

谈到苹果,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万亿市值,前无古人的现金储备以及尚未有消退迹象的盈利能力,这些数字都非常伟大,但伟大的数字背后,却是iPhone产业链上百万人孜孜不倦的工作,如此过程是枯燥的、烦闷的,甚至不符合人性的。

苹果、华为、富士康为什么不推崇996工作制,它们如何激励员工?

自库克上任之后,苹果的组织扩大了三倍以上,他们不是天才,大都是供应链管理人员,有的人负责购买设备,终日泡在生产车间,观察设备的运行状况以及耗材的使用量,以发现任何可以降低采购成本的机会,有的人负责管理物料,因为要尽可能地缩小库存,他们不得不仔细盘算市场部给过来的需求,一面质疑forecast的准确性,一面又马不停蹄地催促供应商交货,常常因一份生产计划,而开上5个小时的会。依照其锱铢必较的风格,库克应该有那种“看到员工闲着就难受”的心态,于是,他给每一位员工都配发了苹果电脑以及打折销售最新款iPhone,这些电子设备都要安装苹果的工作邮箱,表面上看是员工的福利,但却把员工的工作时间扩张到了全天候,特别是对于一些亚洲员工来讲,他们是苹果组织的最底层,常常要颠倒时差和美国总部沟通,如美国总部早上8点上班,亚洲员工就要熬到晚上十点,会议稍微有些不顺利,就奔着凌晨去了,如果说996工作制太苛刻,那么,服务于外企的亚洲人的工作制度,简直要用“残忍”来形容。好在,苹果最底层的收入水平,都相当于国内企业的中层水平,且不会要求员工到办公室的时间,毕竟,移动办公。

相比之下,华为则是另一种奇葩的存在,很多时候采用“专案制”,也就是说,公司只布置任务,然后看效果,比如某资深工程师接到一个项目之后,需要通宵达旦地搞懂一本800多页的通信书籍,为了尽早交付成果,不得不日夜赶工。华为向员工提供了人均70万的年薪,绝对不是要买他们的时间,管理者更关注成果,华为的人资部门会在全国各地的办事处挂上一个光荣榜,旁边再挂上一个臭虫榜,从而时时激励着员工不断地自我加压。众所周知,华为讲究狼性,渗入骨髓的狼性,他们比之单纯的996工作制更加残酷,这也是为什么华为曾经连续几年都有员工出事,颇值得深思。 

迷恋加班,富士康员工盼望着996工作制

苹果和华为都是精英型企业,他们支付给员工高额的工资,不仅仅购买他们的时间,更要购买员工的创意和才华,相比之下,富士康的底层员工则要单纯地多,他们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完成单调、枯燥、乏味的工作,擦着城市最低标准的工资,只能购买员工的时间,而流水线上的年轻人,他们有大把的时间,而且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时间有多宝贵,郭台铭曾经说过:80%的富士康员工喜欢加班,如果不加班,他们回到宿舍、回到家里也只会把时间浪费在打游戏、泡吧上。总裁所言非虚,因为富士康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支付加班费,平时加班需要支付1.5倍,周六日需要支付2倍,法定节假日需要支付3倍,绝大多数员工都希望自己能多加一些班,以提高自己的综合收入。

苹果、华为、富士康为什么不推崇996工作制,它们如何激励员工?

据一位离职员工介绍,生产旺季的加班费常常占其总收入的40%以上,实在是不小的诱惑。如果每周都能996工作,那估计是他们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当然,富士康流水线员工普遍年轻,有大把的时光浪费,丝毫不惧怕996工作制,甚至格外欢迎,尴尬的是,一旦进入生产淡季,他们就只能工作8个小时。富士康管理员工的收入,最经典的办法就是靠调整加班,根本不可能推崇996工作制。

事实上,从苹果、华为、富士康的不同特点来看,每个国家、每个企业都有着专属的工作制度,大可不必纠结,同时,我们也绝对不能否认“天道酬勤”,现在大陆经济腾飞,和中国普通人的兢兢业业密不可分,而美国之所以能保持全球领先,也得益于公民的奋斗精神,反观德国、意大利、挪威、芬兰等高福利国家,经济一度陷入疲软,但我们又不得不反思,欧洲这些国家又是如何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保持高福利、保持超高的幸福指数呢?或许,全世界的人类都需要一个模型,不止于工作的996,还要生活精力的分配:有钱还要有闲,有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也应该有称心如意的爱好,笔者认为,中国人把自己的“幸福模型”建好,才是996工作制广泛大讨论之后的最好成果。(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